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八一】向西,遇见爱(电影文学剧本·家园)

精品 【八一】向西,遇见爱(电影文学剧本·家园)


作者:一炉茶烟 布衣,111.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05发表时间:2019-12-08 20:24:21

【八一】向西,遇见爱(电影文学剧本·家园) 剧情梗概:
   苏沐阳,市宣传部的公务员,深谙文字创作,诸多文字在网络发表,深受网友喜欢,点击逾百万。妻子意外的患上了肺癌,为了挽救妻子,苏沐阳不惜借贷给妻子看病,最终也没有挽留妻子的生命。妻子走后,为了早日偿还债务,白天在宣传部上班,晚上出去跑滴滴网约车,由于长期的身心疲惫,苏沐阳白天上班期间睡岗,被查岗的副市长发现,因此丢掉了工作,苏沐阳也成了一个专业的滴滴网约车的车主。一次意外的qq聊天,结识了一位为情万念俱灰的女人杜晓婷,杜晓婷为还情债,只求速死解脱。机缘巧合,他们因为一次滴滴预约车意外相逢了,开始了一段向西的故事。
   人物简介:
   苏沐阳:市宣传部骨干,深谙文字创作,妻子萧寒突犯肺癌,为了给妻子治病外债高筑,妻子过世后,为还高额外债,白天正常上班,晚上从事滴滴网约车的工作,长期的身体疲乏,上班期间睡岗,被检查工作的副市长抓了现行,因而丢掉工作。
   苏枝枝:乖巧的女儿,心疼逆境中的父亲,为了完成妈妈的遗愿,处心积虑帮助爸爸找伴侣。
   杜晓婷: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总,一个相恋八年的男友,一桩意外的生意,让杜晓婷经营的贸易公司濒临破产。公司虽然没有倒闭,面临巨额的外债,压得杜晓婷喘不过气来,杜晓婷苟延残喘地挣扎在破产与不破产的边沿。屋漏偏逢连夜雨,男友死于一场车祸,杜晓婷也因此获得保险公司的一笔巨额赔偿,借助这笔赔偿费,杜晓婷的贸易公司终于挺过难关,而且公司越做越大。生意上风生水起。杜晓婷没有终止对男友的思念,通过不停的工作,以此来麻痹自己。五年后,杜晓婷无意中整理男友的遗物,才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
  
   NO.01
   苏沐阳家,苏卧室。晨/内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射进来。
   【特写】细微的尘埃在金黄色的光束里翻动,在上下翻飞的尘埃中渐变推出片名:向西,遇见爱。
   嘘嘘……嘘嘘……手机在床头柜上夸张地震动,蟋蟀的铃声,一声高过一声。
   【字幕】编剧:XXX;导演:XXX
   苏沐阳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手机,把头又埋进了被子里。
   【字幕】主演:XXX,然后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胡乱地摸索着,半天终于摸到了手机,随手把手机闹铃关闭。
   【字幕】制片:XXX;摄影:XXX
   蟋蟀的铃声噶然而止,卧室里又陷入了一阵沉寂,也仅仅只是几秒。苏沐阳就腾地从被窝里一跃而起,匆匆走到隔壁门前,重重地敲响了房门。
   苏沐阳:(急促地)枝枝,快起床上学了,不然就迟到了。
   枝枝:(嗔怪地)老苏,我早就起床了。
   枝枝端着面包和牛奶,从厨房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苏沐阳:(欣慰地)我们家枝枝长大了,知道给爸爸做早餐了。
   枝枝:老苏,明年我就十八了,是个成年人了。
   苏沐阳:(神色黯然地)嗯嗯,我们家枝枝真的长大了,要是妈妈知道长成大姑娘了,不知该乐成啥样子?
   枝枝:(催促地)老苏,快别说了,过一会牛奶该冷了。
   苏沐阳:(一脸笑靥地)好好,爸爸去刷牙了,然后享受我女儿给我准备的丰盛早餐。
   苏沐阳转身回了卧室……
  
   NO.02
   苏沐阳家,卫生间里。晨/内
   枝枝在吃早餐,苏沐阳在刷牙,突然想起了什么,满嘴泡沫把头伸出了出来。
   苏沐阳:(迷糊地)枝枝,记得前段日子你跟我说,学校开始缴纳学费了,班里有缴的吗?
   枝枝:(嘟着嘴)老苏,我不想上学了,我想退学找份工作。
   苏沐阳:(气愤地)你敢!(把手中的水杯,重重地顿在面盆上)一个不满十八岁的丫头,去哪里打工?
   枝枝:(动情地)老苏,给妈妈看病借了那么多钱,妈妈走了三年,你就还了三年债务,白天上班,晚上去跑滴滴,害得你在办公室里打瞌睡,被视察工作的副市长抓了现形,结果把公职都丢了。
   枝枝心疼地看了苏沐阳一眼,不由得大声哭了起来,眼泪像断线的珍珠。
   苏沐阳:(安慰地)这事怨爸爸,是爸爸不小心。
   苏沐阳一边用手抹了一下嘴唇上的泡沫,一边尴尬地解释。
   枝枝:(心疼地)爸,您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枝枝情绪越来越激动,声泪俱下地)您可是我们市作协会员,写过那么多脍炙人口的长篇小说。这些年,为了给妈妈看病,您把视若生命的职业都弄丢了,去做一名专业滴滴网约车司机,您真的甘心吗?
   苏沐阳:(自嘲地笑了笑)有什么不甘心,自己犯的错误,就应得到相应惩罚,这个爸爸我认,做滴滴网约车司机没什么不好,凭双手挣钱咱不丢人。
   枝枝:(大声地)您甘心我不甘心,您的手天生就是拿笔杆子手,不应该天天抱着方向盘。爸,你写的文章那么棒,拥有几百万粉丝,如果不是妈妈病了,您现在应该是名作家了。
   苏沐阳:(瞪了枝枝一眼)工作都丢了,还写什么写?枝枝,你不要偏离主题,今天我就告诉你,这学你必须好好上。至于钱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由爸爸来解决。
   枝枝:(执拗地)就不!学费几天前就全部缴齐了,我故意没有告诉您。
   枝枝的眼泪开始在脸庞上肆意爬行……
   苏沐阳:(愤怒地)啊……?为什么不跟爸爸说?
   枝枝:(揶揄地)告诉您有用吗?难道让你舔着脸四处借账吗?(难过地)爸,我不想让您为了学杂费四处低声下气,以前的老爸不是这个样子。
   苏沐阳:(愕然地)枝枝你……
   枝枝:爸,我不念书了,回来可以帮帮您,早一点把妈妈看病时欠下的债还清。
   苏沐阳:(歉意地)闺女,对不起!都是爸爸不好,把你学杂费这事忘记了。(斩钉截铁地)至于不上学的事就此打住,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苏沐阳的闺女,必须上学。
   枝枝:(仍不死心地)爸……
   苏沐阳:(迅速地)打住。(苏沐阳制止住枝枝,抽过毛巾开始洗脸,不理会枝枝了)
   枝枝:(轻声地嘟哝)哼,法西斯。
   苏沐阳:你说什么?
   枝枝:(扮了一个鬼脸)啥也没说,我吃饭了,不然该迟到了。
  
   NO.03
   南京路附近。日/内
   阳光直直的照射下来,柏油路面燃燃地冒着蒸汽,像火焰一样缥缈不定。
   【特写】滴滴平台,苏沐阳已经接了十一笔订单。
   苏沐阳把车停在路边,从支架上取下手机,点开联系人,一时间不知道拨给谁。
   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叫梁方远名字上面,眼神中透出狡黠表情。然后,用手指狠狠地点击了一下梁方远的电话,几声铃声过后,一个沙哑的男声传了过来。
   梁方远:(关心地)沐阳,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忙什么?
   苏沐阳:(揶揄地)头,你说我能忙啥呀?
   梁方远:还在跑滴滴呀?
   苏沐阳:(伤感地)不跑滴滴又能做什么?家里的债务要还,闺女要我养活?
   梁方远:(同情地)真委屈你了。(稍稍沉默了一下)沐阳,上次跟你说,帮我写一篇稿件的事怎么样了?当时,可是拍着胸脯答应我的哦。
   苏沐阳:头,我哪有时间呀,天不亮就出车,深更半夜才回家,哪还有心思写什么稿件。
   梁方远:(感慨地)你小子也够拼的,一天跑十几个小时,这样不行呀,时间长了,人都累垮了,注意劳逸结合。
   苏沐阳:(吞吞吐吐地)头……先别说我,我……找你还有点其他事。
   梁方远:(狡黠地)我就知道,你小子找我准没好事,我先把话撂这儿,借钱没有。
   梁方远的话,切断了苏沐阳准备好的台词,一时间语塞了,不知道如何说起。
   苏沐阳:(结结巴巴地)头……,我知道欠着你钱呢,可是……可是……我真的需要钱。
   梁方远:臭小子,逗你呢!说吧,需要多少?
   苏沐阳:(脱口而出)八千。(讨好地)头,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会帮我。
   梁方远:(半真半假地)臭小子,少来。开口就是八千,我一个月的工资呢!咱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我家里也不开银行。
   苏沐阳:(口不择言)嗯……,最后一次。
   梁方远:呸呸呸,你这话都说过多少回了,你以为我还会信吗?不过,借钱可以,你答应的那篇稿件,明天必须发我邮箱里。
   苏沐阳:头,三天,行不行?
   梁方远:(戏谑地笑)腰杆又直起来啦?
   苏沐阳:(尴尬地)嘿嘿……就明天,明天一定发您邮箱。
   梁方远:(稍稍沉默地)沐阳,你被辞退的事,是我这头没用,这是我欠你的。
   苏沐阳:(爽朗地)嗨,头,跟你没关系,是我运气太差。
   梁方远:当时领导也在气头上,等找到恰当的时机,我会把你们家的情况向领导汇报下。
   苏沐阳:(淡然地)算了,头,先谢谢您,到现在还想着我。
   梁方远:沐阳,跟你说个正事,你那篇长篇小说《一炉茶烟》不错,情节跌宕起伏,很吸引读者眼球,目前点击量已过千万,三个月前,我就着手安排人改编成电视剧。
   苏沐阳:(疑惑地)头,那都是几年前的作品,能有戏吗?
   梁方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好了,不跟你小子废话了,我把钱转到你的微信上,注意查收下,顺便截张图发给我,留个凭证,你小子别跟我赖账。
   苏沐阳:(笑嘻嘻地)头,怎么会?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呐,您是我最大的债主,跟谁赖账也不能跟您赖账呀。
   梁方远:(戏谑地)这年头赖账的人多了去,还是保留证据为好,省得你到时候来个死不承认,我跟谁要钱去。甭废话了,一会我还有个会呢!
   说完,梁方远挂断了电话。
   结束电话,苏沐阳戏谑地把通讯录里的梁方远,改成了大债主:梁方远。
   刚保存完毕,呜呜……呜呜……手机一阵振铃声,梁方远已经把八千块钱转了过来,苏沐阳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正准备把手机放回支架,手机里传来“嘘嘘……嘘嘘……”信息铃声,屏幕上显示网友墨色小妆发来一条信息。
   打开了聊天记录,一行小字映入眼帘。
   墨色小妆:大作家您好,可以为我写部小说吗?主人翁就是我,因为我是一部传奇。
   苏沐阳:(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呀?
   说完把手机重新放回了支架,挂上档位,车子消失在茫茫的车流中……(淡出)
  
   NO.04
   苏沐阳的家。晨/内
   苏沐阳在厨房煮面,客厅里传来手机铃声。
   此时,锅里的面已沸腾,苏沐阳手忙脚乱地把锅盖掀开,一股热气顺着手面扑了上来,苏沐阳下意识把锅盖仍在灶台上。
   锅盖在灶台上转了一个圈,晃晃悠悠地掉在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撞击声。
   【特写】屏幕上显示枝枝班主任:欧阳老师。苏沐阳迅速地接通了电话。
   苏沐阳:(礼貌地)欧阳老师,您好。
   王老师:(急躁地)枝枝爸爸,你咋回事?怎么才接电话?
   苏沐阳:(抱歉地)对不起!欧阳老师,您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厨房煮面。(急促地追问)欧阳老师,是不是我们家枝枝在学校惹祸了?
   王老师:惹祸倒没有,枝枝在宿舍的楼梯上摔了一跤,而且很严重,左腿估计骨折了。
   苏沐阳:(紧张地)啊?怎么会这样?欧阳老师,枝枝现在在哪里?
   王老师:(安慰地)枝枝爸爸,你也不要太着急,学校已经安排黎老师把枝枝送去了医院,你直接去医院吧。
   苏沐阳:(感激地)谢谢您,欧阳老师。
   挂断了电话,苏沐阳顾不上灶台上的面条,匆忙地冲出房间,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NO.05
   医院急诊室。晨/内
   把车停进停车场,苏沐阳马不停蹄的跑进医院。
   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枝枝做石膏固定手术。手术台上,枝枝显然十分疼痛,一边紧紧地攥着拳头,一边偷偷地抹着眼泪。
   苏沐阳冲进手术室,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
   苏沐阳:(微笑着)请问你是黎老师吗?
   黎老师:是的,你是苏枝枝爸爸吧?
   苏沐阳:我是。
   黎老师:(礼貌地)苏枝枝同学早上下楼梯的时候摔倒了,学校里安排我把她送了过来,既然现在你来了,我就回学校了,上午我还有课。
   苏沐阳:(感激地)谢谢您,黎老师。
   黎老师:(温和地)甭客气。
   听见了爸爸的声音,苏枝枝本能地转过身来。
   枝枝:(流着泪)爸……
   苏沐阳:(走了过去,心疼地)闺女,没事,爸在呢。
   黎老师:苏枝枝,你爸爸来了,我也就放心了,老师要回学校了。
   枝枝:黎老师,您回吧!
   黎老师:苏枝枝同学,你的腿估计一时半会不能去学校,你放心,我会跟学校说明情况,老师盼你早点康复,早点返回学校,那老师就回去了。
   枝枝:(挥了挥手)黎老师,再见。
   黎老师:再见。
   急诊室,枝枝的石膏固定手术已经结束,医生正在收拾医疗器诫,然后拿起桌子上医疗处方,摘下脸上的口罩。
   医生:(征求地)这位家长,你们是住院?还是回家休养?
   苏沐阳:(犹豫地)这个……?医生,她的腿严重吗?

共 61728 字 14 页 首页1234...14
转到
【编者按】一部非常精彩的电影剧本。打开剧本,不需多时,便被其中的剧情所吸引了。剧本简要介绍了苏沐阳父女两人的家庭背景,浓墨描述了苏家父女与杜晓婷打车赴拉萨的经历,一路向西,一路故事,欢喜不断,惊奇不断……然而,到达拉萨已经辞行时,剧情发生了变化。一张遗像,一段誓言,让敏锐的苏枝枝察觉出了杜晓婷的反常举动。于是,苏家父女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并在羊卓雍措湖边从生死线上救下了杜晓婷。期间,苏沐阳与杜晓婷,从网友的偶尔交流到彼此的慢慢认同,也渐渐地走出了失去爱人的痛苦,而因骨折一同西行的女儿苏枝枝,则成功地扮演了他们的爱情催化剂。特别是剧中苏枝枝的那“一声妈”,催人泪下,感天动地,最终上演了一部皆大欢喜剧。剧本跌宕起伏,悬念丛生,画面立体,情节感人,充满正能量,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09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9-12-08 20:27:40
  问好茶烟老师,感谢老师对八一文字的支持,期待老师更多优秀作品,让欢,让八一全体同仁共同欣赏,学习和借鉴,祝福冬安!
上官欢儿
2 楼        文友:闲妹        2019-12-08 21:31:36
  作品贴近生活,能看到小说中的影子。为你作品点个赞!
闲妹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