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宁静·守】血光(小说)

精品 【宁静·守】血光(小说)


作者:裴善荣 童生,926.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33发表时间:2019-12-07 22:02:14


   “打!打!使劲打!”声音从儿子曾为生的身后传出,撞击着她的耳膜。她甚至有点儿不相信,复仇会如此之快。那沙哑的嗓音如仓钟一样沉闷。她嘴角喊出了白色的唾液,脸色涨得通红。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成了她久违的心思。为了这一时刻,她已经憔悴了许多。她一边鼓动着曾为生,一边着魔般对那个下三滥的女人拳打脚踢。
   曾为生也使劲地抡着拳头。狭小的房间里鬼哭狼嚎。这是多么解气,多么令人畅快淋漓的场面呀!这个下三滥的女人为什么会是她生命里的劫,她没法解释,唯一的办法就是征服。现在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当他们娘儿俩确定这是她所谓的家,里面居住着的正是他们所找的女人时,曾为生就发疯般扑了上去。这会儿,她已经披头散发,脸上被他揍得青一块,紫一块。她一边哭喊,一边还没有忘记用前胸,用双臂护住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小男孩。
   越是这样,曾为生越是来气。那嚎啕大哭的女人不胜盈握,被他像拎小鸡一样,仅用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把她悬在半空。
   为了这一时刻,曾为生精心调养,蓄满了体能。每天早晨腿上绑着沙袋,坚持跑步五公里,回来再不厌其烦地练拳击。他的动作是机械的。带着怒火,带着仇恨,直到打得精疲力尽,直到打破了第三个沙袋,直到打到她也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几次的磨手擦掌,几次的跃跃欲试。现在他爸爸去了,天意如此,他更没有什么顾忌。
   那女人在半空挣扎了一会儿,就没有了哭喊的力气,仅用哀怜口吻乞求着,说她的死活可以随便处置,只要能放过她的孩子。
   放过孩子,这可能的事情吗?曾为生面露得意的神色,仍然怒火中烧。他使尽全身的力气把那个溅女人重重地摔在墙壁上,接着,又坠落到地板上。屋子里随着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又发出口袋爆破一样两声沉闷的声响。那女人趴在地板上蠕动了一下,便没有了动静,像是昏死过去。他不再理会,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向那个吓得瑟瑟发抖,脸如死灰的小男孩逼近。当他退缩到墙角,再无退路时,他把带着淤积多年仇恨的匕首刺进了那个小男孩的胸膛。伴随着绝命的嚎叫,汩汩的鲜血流了出来……
   二
   谎言永远是谎言,无论辩解得是多么逼真生动,多么丰满或枯燥乏味,都遮挡不住屁股后面的尾巴。曾化雨把裹在脖子上的被子折成麻花状,塞满嘴巴的被面被他在上面咬出了牙齿印,唾液将被子弄湿了半边。范雅琴知道,曾化雨已经到了绝境,才做出这么悲哀而无可奈何的样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范雅琴不去给他争吵。那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许多年前,他们争吵时,他选择性地忘却他们共同打拼的艰辛,说过决绝的话。他说公司是他一个人支撑,他有大半支配的权利。现在公司出了漏洞,入不敷出,那是他自作自受,她有权坐视不管。但有一点,范雅琴非常清楚,他们注册的是有限公司,不是无限资本,即使公司破产也与家庭无关。而家里的房产是两个人的。不,应该是一家人的。从这一点上讲,曾化雨没有权利擅自处理。就在他们发生最后一次争执的第二天,她以求万全之策,强迫曾化雨将那几处的房产变更到她和孩子的名下。
   从房产局回来的那天晚上,曾化雨脸是扭曲的,就如同他的心一样痛苦。范雅琴打心里高兴,这正是她所想要看到的。她甚至不想看到他那丑陋的嘴脸。不错,公司的确是她们的荣耀,但是,当一家人貌合神离,他的奢靡到了极限,生活作风到了肆意妄为的地步,落井下石也是有可能的。那天晚上,他独自一个人在客厅里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曾化雨的死不可以说微不足道,也不可以说重于泰山。谁能想到他的命运就如同他经营的公司,不可一世的传奇人物从风华正茂的壮年稍不留心就走上了没落。
   刑警来了,法医来了,给出的结论是酗酒引起的酒精中毒,没有及时就医。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摆着,公司全员上下便不再私下议论。公司没有变,跟先前的布局和人际关系连一点衔接的痕迹都没有。曾化雨的办公桌上的所有档案,所有资料累得井井有条,他穿过的外套还在椅子上挂着,就像他刚刚走出去,或去了一趟厕所。甚至每一个办公桌的位置都没有变,可是,这里面的人都变了个模样,做事小心谨慎了许多。尤其是新来的业务员张晓玲,以前娇柔得像一股温泉,让人看了很舒服的感觉。她对于自己的职位和应该干的事情不怎么用心,每天为曾总倒茶注水倒是她的必修课。自打晓玲来到公司,曾总就不用为杯子里的水注没注满而担心。私下里,有人议论,她的境界就是想得宠。不过,这件事情不知道是怎么传到曾总的耳朵眼里,就在办公室里他为此专门召开过一次整风运动。连降两个人的职。那一次曾总的刚愎自用不亚于九级地震,那些曾经波及的地震板块都有强烈震感。
   现在,曾总驾鹤西去,张晓玲学乖了。一夜之间长大了,经常耷拉的一缕很长,足够遮住一只眼睛,足够让自己妩媚的刘海不见了。曾总杯子里空空的,时常在曾总身边蹭来蹭去的身影倏而变得稳重了,不再是含羞沾露的花儿一朵,业务也精通了不少。
   三
   他撒手了,撒手之后的这个烂摊子除了欠账,没有任何可以支配运作的有效资本。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按照遗产分配和继承法,他的儿子是第一继承人,但他年龄尚小,还不具备接管和运筹偌大公司能力,范雅琴之前是一直躲在背后的女人,这会儿也不得不接招。
   曾总去世了,这股风刮得真快。尽管他们强力堵住风口,没过多少天,银行的职员还是来了。他们连同法院,封条贴得到处都是。而后再对这些固定资产和负债状况做风险评估。之前,他们来这儿都是唯唯诺诺,现在,一个个本着冷酷的脸子,一幅盛气凌人之状,颇有公事公办的气势。
   范雅琴现在最急需最迫切的是盘活现有资产,这种封住了她唯一生路的现状是她最怕看到的结果。靠着之前与银行的老关系,她拨通了老总的电话,告诉他,让他宽限一些时日,她会让公司起死回生,因为她们的产品是行业里的排头兵,是朝阳产业,他们有固定客户,还有很多潜在客户,这些优势都是金牌筹码,是同行公司比不了的。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只要给她时间,她会做给他看。
   老总毕竟是过来人,他经历多,像这种事情变数太大,尤其是女人当家,他更信不过,说:“不错,这些我都认可。可是,现在的社会良莠不齐,人是说袖子里有条胳膊,都得亲手摸一摸。何况,你们公司也得罪了不少客户和同行中人,盼望你们公司死的也不在少数。商场就是战场,瞬息万变。那些个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在商场上死相很难看的多着去了!”
   曾化雨得罪这些大佬,一切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就如同费尽心思完成的雕塑突遇暴风骤雨,一夜之间坍塌一样。那种伤心的事情范雅琴不想去追忆。自己酿的苦酒自己来喝。他们刚成立公司,曾化雨的那种拼劲,那种任性和执着,还有着从心底溢出的真诚范雅琴看在眼里。也是他的这一番苦心经营,才留住了赤诚相见的一些客户,也渐渐积累,渐渐辉煌了他们的业绩。她记得最艰苦的一次,公司里实在拿不出更多招待客户的经费,曾化雨就领着他们大早上,冒着寒风排着队伍在大街上的小吃部去吃小笼蒸包。就那样朴素的接见,依然征服了那个在质量上要求极其严格的客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公司的处境终至江河日下,无不归罪于曾化雨成功之后的傲慢。现在曾化雨的时代过去了,她有信心也有能力盘活这潭死水。
   银行老总禁不住范雅琴的软缠硬磨,也可能是考虑到毕竟资不抵债,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放她一条生路,还能做个顺水人情,终于松了绑,她才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公司关系复杂。范雅琴刚刚上任,了解不清,更不敢拨乱任何的框架。有可能她的任何不经意的举动都会因牵一发而动全身。她仅能做的是安抚所有员工。承诺全员的工资,福利待遇按时、足额发放。鼓励拓源节流,器重新开发业绩的相关人员,重新构筑与客户固若金汤的关系。
   公司在范雅琴的苦心经营下,终于可以转动了,但资金短缺是噬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个敏感时刻,她想到了那个女人的一处房产。
   四
   “妈,醒醒!”曾为生推了一把仍在熟睡的范雅琴,“今天我们娘儿俩要干我们所要干的一件大事情。”
   范雅琴懵懂地坐起来,眨巴了几下眼睛,方才想起来原来是自己做了一个复仇的梦,梦中儿子手里攥着的那把滴着血的匕首尤为清晰。
   仲夏的雨在车窗外面敲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车窗外除了流动着花色各异的雨伞,就是急匆匆像鱼一样穿梭的车流。这是一次终结者狂暴的征程,范雅琴无法预测这条路究竟会走向何处,但必须得有个了断。她捋了捋几天前在美发厅烫染过的头发,嗅着溢满车子空间里法国高级香水的味道,缭乱人的记忆又映上心扉。许多年前,曾化雨曾经发誓,要为她买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最珍贵的项链,最高级的法国香水。那时候,他有十足的人情味,用现在的话说,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暖男。那一次在他们创业最艰难时期,他领着客户在冷风里排着队伍吃完早点回来,还没有忘记把冒着热气的蒸包拿回来,在她面前摊开,为她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看着她好像几天没吃到东西似的狼吞虎咽时,吻着她的脸颊说的。当时,她眼睛就湿润了。她所企盼的生活很简单,能一日三餐,足矣!既然自己的男人这么爱折腾,作为他的女人,也只有支持的份。
   他是个男子汉,顶天立地。正如她所盼望的那样,在家里是一堵挡雨的墙,一棵遮荫的树,在外面是一座屹立不倒的塔。刚结婚时,他们还是上班族。有一次,从厂子里下班回家,天下起了雨。他们共用一把雨伞,互相依偎,互相呵护。她几乎雨滴未沾,而他却如从水塘里爬出来一样,她激动地吻着他的腮帮说:“你就是我的生命。”
   儿子是早产,身体虚弱,一丝微不足道的风都能让他感冒一场。无论哪一次感冒,他都会撂下公司繁忙的事务,回来陪着孩子。上小学的时候,孩子天生好动,不小心碰到同桌的削铅笔的小刀,而后划伤了同桌的胳膊。曾化雨想用钱消灾,不料他们是不缺钱的主,了结的方式也很粗暴,就是以牙还牙。曾化雨考虑到孩子尚小,怕吃禁不起,愿意自己受过。那家长咬了咬牙,一脚把他踹倒在积水的泥洼子里。他惊魂过后,爬起来向着那人讪讪地傻笑,问他解气了没有,那人愤愤然甩手而去。
   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些,每一个雨点砸在窗玻璃上,都飞溅出四溢开来的水花,雨刮器不停地晃来晃去。范雅琴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干她所要干的事情。那个女人,她见过,是在他们组织的一次客户互动的文化盛会上,她打扮得非常俏丽。那是一种浑金璞玉的气质。这一点,是范雅琴甘拜下风的。她一直躲在自称菊阳集团常任理事的潘先生后面,竭力地遮掩着,仅露出半个身子。但从她不时瞟向曾化雨的目光里,她知道这里面不浅显。当然,后来的曾化雨更是极力否认。范雅琴几经周折,也打听到她的住处。那时候,那个下三滥的女人已经与曾化雨有了孩子。
   五
   以前他是一个多么有人情味的人!为了公司的发展需要,就从牙缝里抠。他可以节俭到从回家的路上捡一些小商贩路旁倒掉尚还能吃的蔬菜叶子。有一次,买衣服,他们一脚跨进装修极其别致服装店的大门,悬挂在展厅的一件时尚版风衣像为他量身定做似的,颜色也是他心仪之色,穿在身上,衬托得他熠熠生辉,只是价格高了点。掌柜的是一女人,她说老板不在,她不敢在价格上自作主张。曾化雨不甘心,就和她一起在那儿耗着,干等着她嘴里所谓的老板归来。过了好长时间,终于来了一个她们服装店的熟客,进门就称之为老板娘。曾化雨如梦初醒,靠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捧得那女人腾云驾雾一样,说话语气都变了。当然,价格上也给了最大幅度的优惠。这样的小事,对于普通人,或许再寻常不过,甚至可以拿来作为炫耀的资本,但是,对于一个成功人士来说,是心中永远解不开的疙瘩。为了弥补那个创伤,他可以在欲望上醉生梦死,可以在衣食住行上豪郑千金。树大成荫之余就是枝叶的继续蔓延。当有一天,他陪同着客户喝得东倒西歪,刚好那客户的女儿来接他爸爸,曾化雨与她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突然清醒了,媚眼以待。那种眼神,深深地刺痛了范雅琴的心。她知道,那个洁身自爱,曾经山盟海誓的曾化雨,那个爱家守本的曾化雨再也回不来了。
   六
   “妈妈,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今天,我要给你出这口恶气,要把她娘儿俩打得皮开肉绽。”曾为生握紧着拳头,做出奋力地捶击状,一幅拳击场上运足了气力,只等对手出场的样子。
   车子在一樱花树林立的别墅群靠东南角的一栋停了下来。这一栋栋蓬莱仙境一样造型各异的别墅群,这些不寻常的建筑物与市区清一色呆板的楼房相比较,无不彰显出与之身份相符,只有绅士显贵之人才有的高雅。较之市井流俗,深居这儿的人简直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燥热的别墅群经过一场雨水的洗涤,浮动着白云一样的雾气,越发显得圣洁。在她三年前的记忆里,特别深刻,门前的路是一条金光大道,只不过那时候是春天,通往远方的樱花树灿然缤纷,胜似一道浓郁的烟霞。她的那一次旅途匆忙,有点儿狼狈。是为了跟梢她的“痴情夫君”。那时候看着他的身影闪进黄红相间的欧式大门里,委屈的泪水奔流而下。

共 711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血光》是一篇令人感到意外却又情理之中的小说。初读小说,处处悬疑;再读小说,发现作者对小说进行的精心构思,令人拍案叫绝。首先,从情节安排上看,小说从“暴打下三滥的女人”开头,读得人触目惊心;接着,宏大的故事展开——曾化雨与范雅琴两人之间的矛盾爆发,爆发的原因是:曾化雨有了女人,导致夫妻之间有了嫌隙,范雅琴将所有财产归并到自己名下,让曾化雨进入了死胡同。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曾化雨竟然因酗酒引起酒精中毒而去世了。那些恩爱的往事,以及奋斗的经历,欠下的债务,在现实的世界里摇摇欲坠。范雅琴坚强地撑起了濒临倒闭的公司,同时,也用利剑打开自己心中对丈夫曾化雨和那个女人的恨。她日日想着复仇,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就出现了小说开头的一幕。故事的结局令人感到意外,这又是小说的高明之处。当范雅琴与儿子曾为生前往那个女人居住地想要声讨的时候,剧情却发生了反转——那个不够体面的女子,卖了曾化雨金屋藏娇的房子,入住到一间平房里,做起了保洁员。这样的画面,令范雅琴震惊,并改变想法,化“敌”为“友”。其次,从文本情感上看。小说讲述的是一对贫贱夫妻通过拼搏进入成功人士的行列,可悲的是,丈夫并未承受住诱惑,在外藏娇,并生下孩子。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不体面的“小三”随着曾化雨的去世,最终两个女人“握手言和”,是“爱”的力量感化了范雅琴。小说的结局,让人温暖。再次,从小说的创作手法来看。小说倒叙、插叙转承自然,处处细描,人物情感刻画十分到位,环境描写为烘托渲染小说情节立下了汗马功劳,让小说增添了可读性。总之,小说情节安排巧妙,文笔凝练,构思精彩,在社会的大背景下,给人以深刻的启迪。精彩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花花一世界】【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08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花花一世界        2019-12-07 22:02:56
  感谢裴老师投稿宁静,精彩小说,给人启迪!祝您在宁静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悬壶        2019-12-07 22:54:57
  血 光
  
   文/悬壶
  
  
   凌然血光弄天放
   捶打犹恨手不强
   只愿刀光和剑影
   誓斩仇恨中山狼
悬壶
3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9-12-08 07:36:02
  小说构思巧妙,写出了人性的美好。赞!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4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19-12-08 08:41:05
  佳作已经精品推荐。
5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2-08 08:44:28
  谢谢花花一世界老师的细致审阅和精彩编者按!献花!
6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2-08 08:45:47
  悬壶老师金句滔滔不绝,令人敬佩,向您敬茶!
7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2-08 08:47:45
  再欣赏裴老师作品,结构新颖,情节曲折,赞!
8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2-08 08:50:00
  人性之美虽不是灵光一现,却会从腐朽中盛开一朵禅意的莲。心诚则灵,真诚相待,不也是一种美吗?,谢谢若尘姐的赏读。献花!
9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2-08 09:22:19
  谢谢宁静编辑部的抬爱,我会继续努力!
10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2-08 09:24:32
  谢谢宫国军老师的批阅赏读,及给予的首肯。遥握!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