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路】小赖脱“贫”(小说)

精品 【柳岸?路】小赖脱“贫”(小说)


作者:春燕蓓蕾 秀才,136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67发表时间:2019-12-07 20:40:50
摘要:小赖是个贫困户,他没理能辩三分,又懒还贪赌。扶贫干部与媳妇小芳配合努力下,小赖脱“贫”了。


   小赖祖上是贫农,如今他还是贫困户。他生来一张贫嘴,没理也能辩三分,不信你听听。
   “喂,刘干部,我是张村小赖,今天要去县城,在哪儿见你?”
   “小赖,有事吗?”
   “谁的……龟腚……没事就不能见面?”
   “好,好,到了给我打电话!”
   刘庆放下电话,满腹的不愉快!一周的张村扶贫,一身汗两脚泥,好不容易过个周末,扶贫对象又找上门来了。妻子听到他们的对话,满脸不高兴,火炸炸地说:“扶贫,扶贫,人家不贫了,我们要成贫困户了。”
   刘庆:“能扶富就好了。小赖这人稀泥扶不上墙,掂起一条,放下一堆。”
   妻子:“像小赖,就是社会渣子,扶他有啥用!”
   刘庆:“共同富裕,扶是必须的,这就是社会主义优越性。可他不配合,还常有理,贫起嘴来,咱还真说不过人家。弄不好,上边下来检查,他告你一状,让咱吃不了兜着走啊。”
   “嘀哩嘀哩……”
   刘庆掏出电话:“噢,小赖你到了。嗯,慈善扶贫超市!”
   刘庆无奈地关掉电话,赶到慈善扶贫超市,小赖已大包小包地选好了东西,等着结账。刘庆掏出手机付款:“123元已付。我还有事,回去把庄稼好好整整,自己劳动所得,享受着才踏实啊!”
   “刘干部,你这是打发寻饭吃呀,还是在赶叫花子?”小赖不满意地说。
   刘庆像吞了只苍蝇。看着小赖没走的意思,只好又从口袋掏出仅有的20元。“我实在无空奉陪兄弟吃饭了,你自己拿上钱吃碗面吧!”
  
   二
   小赖哼着小曲,回到了家。进门就大呼小叫:“芳……芳……看我买回多少好吃的!我还没吃饭,咱煮方便面吃吧!”
   妻子小芳没好气地说:“又去找人家刘干部了?三十几的大男人向人家伸手。唉!”
   小赖:“谁叫咱是贫困户哩。”
   小芳:“你贫困你光荣!咱那谷子苗草不分了,你还等着人家来扶贫。没人扶贫了,你就喝西北风吧!”
   小赖一摊手:“我这不是懒人有懒福嘛!”
   张村土厚肥沃,种瓜收瓜,种豆收豆。大家撸起袖子,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摘穷帽奔小康。今年谷雨时节,刘庆为小赖买了优良谷种,帮助小赖把他的责任田都种上了谷子,并答应秋收后,帮他销售。立夏时节,下了一场小雨,刘庆看到大家都在施肥,小赖却一点不着急。
   一天下乡,刘庆路遇小赖:“小赖,谷子锄过了吗?该施肥了吧!”
   小赖用拇指和食指在一块搓着,演示着数钱的动作:“刘干部,咱不是缺这东西嘛!”
   刘庆挠一挠头:“嘚嘚嘚!再给一次买肥料的费用。不过你听好了,你再拿这钱去赌,我取消你‘贫困’资格!并永远不再扶持你。”
   小赖拿上钱喜上眉梢,装进内衣口袋,拍一拍:“放心吧,刘干部,我还能拿这钱去赌,一定用来买肥料!”
   人常说,耍麻将上瘾,爱玩之人没出息。这话用小赖身上一点都不过分。这钱装小赖口袋里,开始还想着买肥料的事,可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有一天小芳又说起买肥料的事,小赖翻着白眼仁说:“逼魂哩,明天太阳就不出来了?”碰巧小赖那几天运气好,赢了两场小钱,小赖高兴得忘乎了所以,又连续赌了几次,很不幸前几次赢的钱又跌进去了。爱赌之人心存侥幸,听到媳妇嘟嘟囔囔,他倒更有理了:“不打了,输了的钱你给我哩?我说了再打一场,赢回输了的,就金盆洗手。”
   “说得比唱得好听,还金盆洗手,屎盆洗手吧!”
   “屎盆就屎盆,我说阿,梦中有屎就是钱!”
   斗嘴,媳妇就不是小赖的对手。
  
   三
   一天下午,“嘀呤呤……”小赖电话响了:“喂,刘干部,我手头忙着呢,有什么好事快告诉我!”
   电话那头,刘庆听到麻将机“呼呼啦啦”的声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好事,地区要扶贫验收了,近期要到你村走访!你把家里收拾收拾!”
   小赖手摸着麻将呵呵一笑:“这是往你们脸上贴金擦粉,刘干部你来了动手不迟!”
   刘庆不放心,第二天下午,就来到张村。走进小赖的院子,却吃了闭门羹!环顾院子,除了院墙边那一畦西红柿黄瓜有些生机外,一切显得又脏又乱!
   刘庆询问了小赖的邻居王大爷。王大爷说:“媳妇下地锄谷子去了,小赖可能打麻将去了!这小赖就不干正事。”
   刘庆气不打一处来,脑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先来到小赖的谷田里,果真见小赖媳妇一人在劳动。他与小芳如此这般交流了意见!随机他拨通了小赖的电话。
   “喂,小赖,我们研究决定,取消对你的扶持,你不再是我扶持的贫困户了!”
   小芳把刘干部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小赖麻将正打在兴头上,听到这话,翻麻将的手僵在了半空,他正欲辩解,那头电话已挂断。
   他放下麻将示意麻友:“停,停一下!”他再打刘庆的电话,“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暴跳如雷,手抓麻将似乎要捏碎:“反天了,我告他去。”
   一麻友说:“来来来,先打完这局,明天再告他去。”
   小赖心思乱了,几把下来,把揣在兜里的钱都输光了。没钱了,麻将当然提前散摊了。小赖回到家,觉得比摔了跟头啃了一嘴泥还难受。媳妇小芳下地回来,破天荒见小赖把院子收拾干净了。第一次给鸡喂了食,给菜浇了水。
   小芳回来看到这般情境说:“咦咦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该不是把刘干部扶持咱买肥料的钱给输了吧?”
   小赖嗫嚅了半天说:“打平了!你的臭乌鸦嘴,天天就会叨叨叨!”
   小芳:“平了?咋早散摊了!我乌鸦嘴,我咒你再打麻将手折了,咋没折来?”这话把小赖咽哑巴了。小赖眼神游移到媳妇脸上,他心里毛慌慌的,危机感顿生。小赖是老张家的晚子,独苗一棵。父母从小溺爱娇惯,长大了想管却管不了了,父母只要说他懒,他的理由几箩筐。“谁让你们生我哩,生了就得好好养着。从小你们就没教会我……”他好习惯没养成,却练成贫嘴一张。
   啃老他觉得应该,以他的话说,父母那时生了他,就该养他。父母倾其所有为他娶了媳妇,那也是应该。父母双双得病西去,又赶上政府扶贫。他觉得,他是政府的子民,子民困难,被扶持天经地义。扶贫官是政府派来的,扶持他,他心安理得。自从学会玩麻将,小赖如吸大烟般上了瘾,玩起来天昏地暗,啥都不顾了。一天不玩就里旋外转,坐立不安,连与媳妇枕边的悄悄话,说得都是麻将桌上的输赢。
   小赖的行为思想,小芳忍无可忍。可小赖两片油勺嘴一张一合,就有理十二分。小芳不嗜张扬,而且心太软,结婚这几年多少次想翻脸,每一次一听小赖跑调的唱腔:“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闹架不记仇。”小芳噗嗤一笑,不了了之。女人再有力气,也招架不过男人。这小赖关键时就耍死皮,只要小芳一发火,小赖就喜皮笑脸,急了就把媳妇手一抓,摁到床上,堵上媳妇儿的嘴,反正这家里没老人,也没孩子。今天小赖又来这一套,媳妇一反常态,拿出了兔子急了还咬人的姿态,这让小赖愣神了。
   小芳今天听了刘庆的话,在心里好好盘算了一番,准备给这男人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女人的心是水做的,可羊城的锅是铁打的。
  
   四
   劳累了一天的小芳,早早地洗漱上床休息,她把脸转向一边,小赖几次把手伸向她,都被小芳冷漠地推开:“跟你的麻友过吧!别挨我!”小赖爬起来,从床边凑过去:“谁让你是我媳妇哩!”说着强行与媳妇亲热,冷不防媳妇一脚踹在他的小肚子上。小赖“哎呀”一声,掉下了床,小赖躺在地上,半天不吭声装死装晕,小芳也没搭理他。小赖万万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媳妇,发火了竟是一只母老虎!他就奇怪了,媳妇并不知道自己输钱了,他怀疑媳妇揪住了自己的小辫子,摸准了自己的短板。他心里疙痒,越想越不知所措,只好灰溜溜地爬上床,不敢再招惹媳妇,却翻来覆去睡不着。结婚几年来,他第一次失眠了。待到天刚蒙蒙亮,小芳起床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出门打工,因小芳咬着牙声明过两次:“再这样,我不伺候你了。我出门打工,不信养不活自己!”小赖跟在后头低三下四地说软话!
   “我改,我改总行了吧!我若再打麻将,你剁掉我的手!”小赖信誓旦旦,还伸手打了自己嘴巴子。
   小芳看到小赖的熊样,强忍住笑,板着脸说:“狗还能改了吃屎?这话我已听得耳朵生茧子了。有本事别光说嘴!”小赖理屈词穷,眼巴巴看着媳妇拿着换洗衣物,迎着朝霞,踏着尘埃,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赖从村里一直追到谷子田旁的大路上,看着媳妇坐上了开往县城的客车。客车绝尘而去,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小赖怅然若失。他收回目光,从小路走进种着谷子的田地。一只早起的喜鹊,在地头的树上“喳喳”叫了两声,他不耐烦地吐口涶沫,拾起一块土疙瘩扔向喜鹊:“叫啥叫,老子媳妇都跑了,报得哪门子喜?”可土疙瘩散开,土粒落了他一头一脸。土尘掉眼睛了,用手揉一揉“呸呸呸”上中下吐三口,满肚子的愤怼。抬眼望见别人的一块块谷子,齐排排绿汪汪的长势。再看自家的谷子,良莠不齐像狗尾巴草,没一点精气神。人们常说,人家的庄稼,自家的娃娃。小赖这两年天天晚上玩麻将,与媳妇连个小人也没造出来。若媳妇拍屁股走人,中间连个牵拌的都没有。他想到父亲曾讲过,村头老光棍大赖年轻时的故事。大赖曾经是苗正根红的老贫农,父母觉得祖辈做牛做马,穷人翻身了,孩子不应该吃苦了。父母的娇惯使他养成吃独食的习惯。名字叫大赖,那是父母为好养而起的名,他长得并不赖。到了结婚年龄,家里就一根独苗,又有两间分得的土豪的房子。贫农的媳妇不难找。可娶了媳妇,添了口,粮不宽裕嫌饭稀。俩人一床被子,晚上嫌被窝腿多,盖不暖。媳妇受不了气要回娘家,他扬言,咱是贫农,媳妇用鞭子赶。媳妇离婚改嫁了,他再也没沾过女人的边。倒是大集体时,极讽刺地用鞭子赶一群羊。冬天没人暖脚,铺盖卷干脆搬到羊圈里,与羊共同取暖。他走到哪里,都是羊的膻气味道。包产到户,没羊放了,他贫穷孤独地打发着余生……如今拄拐到敬老院吃饭,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乱得像鸡窝,目光痴呆,村里人见惯不怪,没人与其搭言。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说话……
   小赖越想越害怕,心里一急两手抓住头发,向天长嚎一声:“这日子过的!”
  
   五
   太阳从东山头升起来了。邻居王大爷背着锄头,有意路过小赖的地头。因他大清早听到小赖夫妇刺耳的吵闹声。王叔点了支烟,顺手递给小赖一支说:“小赖,媳妇跑了吧!浪子回头还来得及!不思悔过,大赖如今的生活,就是你的将来。好好想想吧!”
   小赖看了看自己这身行头,又看看自己的庄稼,觉得自己像失忆刚醒来一样,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识,又好像不认识,父母当年手心的宝,如今竟然变成这副穷酸样。地里媳妇刚锄完待上肥的谷子,像后娘养的无人看管的野娃……
   小赖这些年对媳妇依赖惯了,媳妇一走他没了魂。他一次次给媳妇打电话,媳妇不接。他发短信,短信也没回音。他用语音给媳妇认错,汇报自己的行动,媳妇还不理他。小赖一张贫嘴,螺丝失灵了,对着空屋说个没完,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赖翻小芳的朋友圈,看到媳妇晒的两张照片,仔细一看,小芳与闺蜜在一个大超市里,穿着超市服务员的衣裳。仔细看,这到底是哪个超市?在县城没见过。他心里直犯嘀咕,媳妇跑远了,风筝飞出去了,线不在自己手里攒着了……心里着急而又失落。转而又想,媳妇又不是跟人跑了,是去打工了。这一惊人发现,使小赖得到自我安慰,他松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进肚子里。嘿嘿,原来媳妇话不多,心眼可多着哩。
   小赖自结婚到现在,第一次好好地看自己的媳妇,盯着照片上那一双饱含哀怨的眼睛,小赖肠子都悔青了,这么好的媳妇,打扮起来,比城里的娘们并不逊色。自己?唉!白天让她干重活,晚上让她受寂寞。小赖认真地在图片下给媳妇留了言:“我若不改,你别回来,我变大赖!”
   写完留言,小赖拉灯沉沉地入睡。他要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从明天开始,把家里家外打理起来。
   天刚蒙蒙亮,公鸡“喔喔”打鸣,小赖翻身起床,煮了一碗方便面扒拉到嘴里,扛着锄头,叫上王大爷下地了。来到田里发现锄早的谷子,小草又长出来了,跟谷子抢着吸收营养。他埋头干了一阵,有了一点成绩,掏出手机自拍一张,发给了媳妇,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
   正在这时,大路上传来停车的声音,小赖一看,几辆车一字儿排开,然后从车上走下许多人,仔细瞧,带头的是扶贫干部刘庆。他在前头带队,边走边介绍,看到王大爷和小赖,刘庆大声吆喝,让他们跟上去参观。小赖心里有点不屑,一个村的,还不是种几苗穷庄稼,有啥看头。王大爷答应着放下工具,边走边叫:“小赖,走,看看去!”
   走在一片谷子地,刘庆介绍这一片谷子是新品种。大家看到小苗儿绿汪汪,像攒足了劲,长势一片大好。一行人有人拿出照相机卡嚓嚓记录下这一片兴兴旺旺的秋庄稼。年轻人小光,与小赖同岁,在外闯荡几年,挣了几个钱,早已脱贫,如今凤凰还巢承包了这大片谷田,他笑呵呵地面对镜头介绍经验,身后的谷子翻着绿浪。小赖回头望一眼自家那几亩谷子,心里酸溜溜的真不是滋味。

共 663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小说主要以人物对话展开情节。这些人物对话刻画了故事人物——小赖的无赖。通过刘干部给小赖超市付款与拿仅有的20元现金的细致描写,突出了小赖的“赖”。谷雨时节刘庆为小赖买了优良谷种,帮助种上了谷子,并答应秋收后帮忙销售。人家庄稼都施了肥,长势可欢,可小赖家的庄稼却像后娘养的没人管,刘庆无奈又掏上买肥料的钱给小赖,可小赖烂泥扶不上墙,赌心不改,输了精光。刘庆和小芳交流意见,合施一计,让小赖痛改前非。通过邻居张大爷的善意提醒:村头大赖的今日生活,就是你小赖将来的生活,和自己的庄稼与别人家的庄稼对比,然后看到别人用粪与水浇注核桃树,得到启迪,用粪水施田,让谷苗得到及时的养份,长势改善,眼看就大丰收,刘庆与小芳的“计谋得逞”,小赖已脱“贫”。故事很有时代感,充满生活气息,人物鲜活,乡土味儿厚实,读来仿佛出现在身边,闻声寻人都有可能。本文作者善于谋篇布局,匠心独运,让生动的人物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小说主题具有现实性和深刻性,引起共鸣!推荐赏读。【编辑:李湘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08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7 20:47:19
  感谢春燕老师投稿柳岸,遥握祝冬暖!期待精彩纷呈!
2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7 20:49:39
  一篇非常贴近生活的小说,读来耐人寻味!
回复2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7 21:33:25
  多谢湘莉老师精心编按留言。本地产谷子,与稻谷不一样。谷子碾出是小米,稻谷碾出的是大米。
3 楼        文友:想飞的企鹅        2019-12-07 21:20:43
  小赖这种人社会上还真不少,用死狗扶不上墙这句话形容一点不为过。也难说,这种人天生就有人喜,他媳妇咋就那么能容他呢?续写!
回复3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7 21:29:47
  谢谢老师手下留香交流。这文题材来自一扶贫干部的故事。小赖稀泥糊不上墙,可有贫嘴一张。人常说哄死人不偿命,媳妇是个软心肠,吃不住小赖的死缠硬磨。
4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07 21:29:45
  看了企鹅老师的留评,我也在想,赖人还真有福,咋就取了这么好媳妇。????
回复4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7 21:36:38
  老百姓的谚语,懒人有懒福,有一定来源。好在贫嘴还是败在媳妇的手下。这个福享得是媳妇的福!
5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7 23:58:56
  谢谢李湘莉老师精彩的编按,辛苦啦!感谢柳岸推出我的小文!此文其实就来源于真实生活。近两年有多少下乡干部,与贫困户摸爬滚打在一起。又有多少像小赖这样的懒汉,赌博成性,等着扶贫天上掉馅饼。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让贫困户学会勤劳致富,掌握劳动技能,扶上致富之路,贫困户才能真正脱贫。扶贫先扶“思想贫”。扶贫干部,走进农户,走在田间地头,传播技术,传播扶贫的真正目的,让百姓提高认识,才能真正走上致富路,甩掉贫穷落后的帽子。
6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7 23:59:17
  谢谢李湘莉老师精彩的编按,辛苦啦!感谢柳岸推出我的小文!此文其实就来源于真实生活。近两年有多少下乡干部,与贫困户摸爬滚打在一起。又有多少像小赖这样的懒汉,赌博成性,等着扶贫天上掉馅饼。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让贫困户学会勤劳致富,掌握劳动技能,扶上致富之路,贫困户才能真正脱贫。扶贫先扶“思想贫”。扶贫干部,走进农户,走在田间地头,传播技术,传播扶贫的真正目的,让百姓提高认识,才能真正走上致富路,甩掉贫穷落后的帽子。
7 楼        文友:王友明        2019-12-08 07:25:41
  经常读到的是散文,未曾想到,又开始写开了小说,且写得还不错,人物形象刻画深邃,有立意,有时代感,谋篇布局是用心的。
回复7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8 07:48:40
  谢谢哥哥每一次的认真分享和鼓励!偶尔得一题材,一扶贫干部讲述了扶贫故事,我觉得有教育意义,写了自己读读还不错,就发了!
8 楼        文友:江长源        2019-12-08 08:34:49
  这篇小说写得趣味横生,很有现实意义。看来扶贫工作也是一个技术活。
回复8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8 08:46:53
  多谢老师分享并留言鼓励!
9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12-08 10:39:10
  欣赏春燕老师佳作,很有生活底蕴的好小说,为佳作点赞!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9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8 10:58:58
  多谢刘社来访留言鼓励!
10 楼        文友:春燕蓓蕾        2019-12-08 11:06:35
  代转东环老叟的留言:小燕老师的《小赖》脱贫拜读。近几年,扶贫成为党和政府的头等大事。但从扶贫中,我们听到了更多的“弦外之音”,这就是“小赖现象”。小赖之赖,实际上就是依赖。贫咀,懒惰,烂泥不上墙。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社会现象,社会反映也很强烈。好在扶贫干部刘光和其妻联合演出一场“逼宫”,才使得小赖能改弦易辙。看来,扶贫先扶志,真不应是口头上喊,而应成为扶贫攻坚中的一项主要策略。
   小燕老师惯写散文。读其小说是首次。小说抓住了扶贫的要害,写得真好。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